墨上海棠

这是一只分裂的逗逼

永恒的傲慢

七缺三:

你要生育率,所以你禁止一切不能生育下一代的行为:你说同性恋不正常,你说单身不正常,你说看同性文学不正常。于是,你封杀网络上有关同性恋的内容、账号、文章。

千百年来,我们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在不断更替,但是防民之口的手段却一成不变。秦始皇在位,我们开始失去议政的权力,汉武帝时,我们失去了百家争鸣,宋明代以来,我们的女性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失去了获取知识的权利。21世纪以来,我们的同性恋者失去了爱和做一个正常人的权利。

在我们正朝着光明进步的阳光大道仰首进军时,我们以为我们进入的是一个崭新自由的新世界,但是似乎自由从不存在。我们好像没有权力决定自己是不是正常人,好像我们正常与否取决于政策。

在这个时代,20多岁的人爱上8岁女孩还说要跟她结婚,有一帮人说这是爱情没什么不对的;有拐卖儿童到深山做童养媳,孩子长大后留守深山,这叫做感动中国。而两个正常成年人相爱,却叫变态?

当我们的生育率高居不下的时候,没有人发布文书宣布同性恋变态,而现在老龄化日益严重后,就开始拿同性恋做文章。这些尸位素餐的人占据着道德高地,放言说同性恋不符合传统道德价值观。那么我们的24个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的“自由”,难道对四万万中国人民里的LGBT同胞不起作用吗?

自由是什么?

“自由不是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是你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那么我们所要求的自由不过就是如此简单:我们不想被钳制思想,被限制只看某一类的文学,不想许多优秀的同性恋文学作品被当作糟粕和羞耻的东西被一律删禁;我们不想被强迫爱人,不想被强迫躲避真正的自己,不想被自己的同胞视作变态和非正常人;我们不想因为一纸文书弄得满腹火气,像被绑着双脚跳舞,奋力发言却被弃如草芥。我们想要的自由如此简单:LGBT人士不需向任何人阐明自己,他就是他,她就是她,她是他也可以他是她,可以随意地与任何人进行合法的恋爱,不用在乎世人的眼光,不用担心自己的国家会说自己是变态。

21世纪了,不要再致力于回到五六十年代,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者亡。整个世界都在呼吁支持LGBT,呼吁思想自由,为何我们一定要逆流行之,难道一定要被大浪拍死在沙滩上才能幡然悔悟?

我们都是人,不会因为性向而变成怪物。我们都是人,为何要干涉别人爱的人是男是女?

人类,永恒的傲慢。






标明出处,可以转载。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萧昱然🐓:

强调: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长期以来,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


当然,如果你能对号入座,就更好了。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对我来说,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警钟长鸣,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希望能有更多人阅读这篇内容。




作为作者,对我来说,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我喜欢他们”,而不是“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


作为读者,对我来说,看同人最大的乐趣是“我喜欢原作之外的时间下和平行宇宙下的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而不是“我喜欢某个作者”



写文的人质量参差不齐,但在lofter这样一个靠热度来排名、靠圈子来呼朋引伴的社交范围里,读者基数要大于作者的情况下,所谓吾日三省吾身,也许读者也需要反思自身的一些问题。


1.作为读者,我是否从阅读同人上获得了快感?


2.这些快感究竟是基于“这篇文文笔好,剧情佳,合理地还原原作角色的性格和为人”,还是基于“只要是狗血,ABO,哨向,虐,傻白甜这一类型的文,我都非常喜欢”?


在这里我要强调,后者提到的这些,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和剧情模式。但区别在于,我会分辨这些梗是否适合我喜欢的CP,进而选择我感兴趣的题材进行阅读和创作,而不是为了自己爽快和读者需求而生搬硬套


3.我是否能客观的评价我今天看过的同人文?




之前我在《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该链接可戳)这段感想里就说过:


“速食虽好,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


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


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


作为读者,我能理解阅读速食文学的快感。那种剧情飞速发展,文笔轻快简单,伏笔深入浅出的文章总是更能吸引我去阅读。但显而易见,这种文章通常出现在原创网络文学中,同人少之又少。究其原因,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原创没有给作者有关角色设定的限制,而同人是一定有限制的。


现在同人作者往往喜欢借用大量流行设定,诸如ABO,哨向,论坛体,知乎体,聊天体等,我想说这些是完全没问题的。但问题在于,你写的CP与你的设定是否嵌套?这就像一个瓶盖对一种类型的饮料瓶。你拿脉动的大盖子塞在旺仔易拉罐上,颠来倒去,原作的质量和人物的闪光点,就会因为缝隙而全部流失了。




举两个例子:


1.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中的衍生CP(假设这里是有四个西方人欧美同人文,在这里用A/B/C/D表示),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在古代,A和B恋爱了,B八抬大轿娶A回家。他们住在北京。有一天,A和B在家闲来无事,于是叫来C和D打麻将。只听ABCD四人的笑声在偌大的四合院里回荡:


“卧槽!糊了!”“妈啊!居然是同花顺!给钱给钱!”


2.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攻(假设这里是痞气型)受(假设这里是坚韧型),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受哭得梨花带雨,几乎要昏过去,泣不成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你是不是嫌我生不了孩子才同意你母亲的话去找个女人!”


攻将受搂在怀里,温柔安慰道:“我也没办法,我还是爱你的。”




以上两种类型举例,均是我曾在我的各种墙头里见过的真事真文。这就是现在同人作品中最大的问题所在:


1.文章背景设定与角色严重不符。


2.文章人物性格与原作严重不符。




针对上述问题,许多老师都提出过自己的想法。在这里我简要概括一下:


该练练,该写写,找不到感觉就回去看原作,看完原作还找不到感觉,就过段时间再写。


强迫自己硬生生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不堪入目的。




我一直希望各位读者引以为戒,因为你们的鼓励,有时候是一个作者进步的动力。但这之中是有利弊权衡的:


对于谦逊的作者,读者表达的鼓励和喜爱,会令他不断学习,自己敦促自己丰富知识,写出更加优秀的文章,而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是他会虚心处理或采纳,进而取长补短的进补方式之一。


但对于以写文来博得众人关注的作者来说,他的目的性会随着读者的夸赞而愈发不纯正,高曝光率、高文章热度和别人的吹捧才是他最想看到的。他会随着读者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文章题材,一味阅读那些高度夸耀的评论内容,而那些针对文章暴露出的弊病提出想法的读者,就会立刻被冷处理掉。




我不好批判作者什么,但我一定要说,第二种歪风邪气,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负起责任


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和我说起过SY与LOFTER这两个网站。很多人都知道,SY是许多欧美圈太太的培养源地,当他们转移到LOFTER来写文时,依旧将那种高质量、高写作水平、高逻辑能力的技能带了过来,并继续进行创作。之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许多欧美CP的文章质量普遍高于别的tag下的榜单,即使他们热度并不如后者,也依旧因为优秀而受人追捧。


我的这位老师是这么和我解释的(我在此重新转述一下):


SY是一个论坛性质的网站,你写的文章都会以帖子的形式出现在分类板块中。当你发帖后,很快你的文章就会被埋没在众多帖子之中。这之后你需要经历两道坎:


1.当你勤更新后,读者们才有机会发现你,进而去阅读你的文章,给你评论。


2.当你收到评论后,你的文章就会被分为两类:第一类,写得不错,有可读性,读者会给予评价,这篇文章便会经常出现在首页,久而久之,好文就会为大家所知了。第二类,写得不怎么样,读者一会选择不再评论,放弃这篇文;二会选择写出自己的评论,哪里不好就是不好,作者也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进而有机会改正,放弃掉现有的错误,而不是固化它。至于那些不肯改正的人,那就永远沉在最底下,无人问津了。


毫无热度和点击率相争,也没有所谓的抱团互相推荐现象。


如果说SY的文章是读者用中肯的评论、作者用不断进步的文笔层层垒起的摩天大楼,那么它如此坚固和赏心悦目,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了。


到了LOFTER,我们出现了热度选项。文章好不好,读者入了坑先看什么文,基本都是由榜单的热度顺序,由高到低排列的。但这些高热度文章,真的就是好文章吗?


绝不全是。


买热度是一条路,抱团互相推荐又是一条路。有时候刷刷榜单的确令人发笑:究竟是作者把读者当给块糖就能吃饱的傻子,还是读者把作者当成了对CP过度妄想的工具?


诚然,追求热度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是很普遍的事情。我个人在写过一篇文章后,也希望得到高热度和对文章的高关注率。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促使我们进步、继续动笔的动力,是读者对我们的肯定,我们需要这些。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热度对我们而言,永远不会是博取他人眼球的方式,更不会是满足自身虚荣心的工具。


我要的是读者对文章的肯定,而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追捧。




我认识很多作者,文笔一流,故事剧情有趣。他们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构思他们的行文,像藏宝一样给各个关卡设置伏笔,但有时候他们难逃一种评价——无趣


各位读者扪心自问,我自己也扪心自问,作为读者,到底是这样的作者无趣,还是我这个人的欣赏水平低下认为他无趣了?


我曾经写过一篇同人文,科幻,未完结。我本想借这篇同人文,来阐述我个人对于“未来科技高速发展情况下,人类与高度智能机械之间的社会关系将何去何从”的想法。为此我写了一万字大纲,五万字存稿,而慢慢发文的过程中,给我点赞推荐的人越来越少,评论越来越少,直到我决定断更的一年后,有读者私信我:太太,为什么不更新《XXX》了?


我说:因为没人看,我想再处理一下其中的问题。


读者表示理解。最后,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私信,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他说:太太,其实文章挺好看的,就是太深奥了,看起来很长很刻板,内容也挺纠结的,我本来想养肥了再看的。




这位读者并没有说错,我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究其原因,是环境所趋


现在,人们都很难静下心看一本纸质经典文学名著了,更何况是强求他们安静下来,阅读一篇网络上用心构造的同人作品呢?


这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但日本漫画尚存在“由于读者太少而被迫腰斩”的情况。再论许多同人作者在灰心丧气之后,亲手停更自己的文章,这种心痛程度,着实难以承受,更何况你们要他们眼睁睁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获得比自己更高的评价,那无疑是剜心的。


我不愿这样用心的作者再受到这样的遭遇,所以我呼吁各位:提高自己的水平,别拉低了自己的审美。


也有人说,看同人就是为了乐趣,我写傻白甜我很快乐,我狗血我也快乐,没毛病。


我也觉得这没毛病。但同样的傻白甜、狗血题材内容,有人能写得荡气回肠颠沛流离,有人能写得评论里全是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并且在阅读之后,给读者什么营养都没留下。


无疑是浪费别人的时间


“浪费自己的时间,就是慢性自杀。”——请问各位读者,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去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阅读上呢?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之前的那篇感想中提到,希望我的粉丝们能分出大部头的时间去阅读名著,去旅游,去看一场好电影,去欣赏画展和音乐剧,而不是非得时时刻刻守着我的主页,等我更新某篇同人。


我的文章是枕边读物,睡觉之前看完,如果你觉得好,评论和点赞推荐就行,然后关灯,睡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你有大把时间去充实自己,那个值得更美好生活的你。


你该热爱的是好的文字,而不是我这个写文章的人。






我希望各位,选择那些有写文能力、并且不断进步、虚心取长补短的老师,而不是所谓热门抢手的“太太”。


我也相信各位读者不是傻子,作者是否在敷衍你,作者是否在毁掉一个不属于他的同人角色,你们是一定能看出来的。


还有,别再说作者人品与写文能力无关了。请你们相信,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他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这是绝对紧密相关的。如果你不信,就去看书,正经意义上的书,而不是现在千篇一律网络文学。


还是那句话:


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
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






我不会说读者低龄化,不会说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只能说:是无脑浇灌的狂热助长了凌乱的蒿草,淹死了那些本该长成橡树的苗儿。






综上:


希望大家作为读者,擦亮眼睛,不要再捧那些体验感极差的同人作者了,哪怕你觉得他写得再好,也请不要忘了,这是同人,你爱的是角色和他们的衍生故事,而不是某个太太。


以偏概全,人云亦云的做法是永远要不得的。


也希望大家作为作者,告诫自己,不要因为评论的夸赞就飘飘然。时刻谨记自己仍有不足之处——人无完人。勿忘初心。


停在原地不进步,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甚至是倒退,都是践踏尊严的、耻辱的行为。








再次引用我在之前那篇感想里的结语:


我们活在当下,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不断扩展、不断进步的阶梯。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该文章可在LOFTER范围内随意转载,但严禁改变其中内容。


我会在评论里抽一位有感想的朋友,送出一本雨果先生的《九三年》。



【人杰鬼雄】建国之后不许成精

哈哈哈哈哈,神奇的操作

两岁半的🍑软糖💕:

请!一定!看到最后!
只有你想不到!
相信我!



朱星杰老早就注意到小区里有只小白猫,骨架小,毛长,眼睛亮晶晶,气质优雅,保守估计市价不菲。
一开始他以为是哪家的宠物,偶尔见着了会逗它玩玩。时间一久朱星杰才意识到它好像没有主人,向身为小区一枝花的保洁周大姐确认以后就开始定期投喂,平时喂点小鱼干,月底拿奖金了就买个罐头。
总的来说小猫挺乖的,不过有时会对往来的宠物狗发出威胁的呼噜声,奶里奶气,超凶,狗子听了只想围上来的那种——多半是被可爱的。
基于这个原因,朱星杰决定叫它琳琳。不叫小白或者咪咪是因为实在是过于烂大街了,而琳琳是他在幼儿园小一班的初恋女友。总扎着一对羊角辫,粉色碎花小裙子,看起来乖巧懂事,抢玩具的时候战斗力拔群,还奶声奶气地凶其他男孩子,幼儿园鼎鼎有名的“小一班最闹的那个琳琳”。
和这只小猫极其神似。
说起朱星杰和琳琳是怎么分手的,那是一个美丽的下午,隔壁班的昊昊和富贵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捏了他的脸,琳琳远远看见哇的一声就哭了,转身一边跑一边说“你去和别的小朋友玩吧”,快到朱星杰来不及解释捏他的是小男孩,从此以后一直到幼儿园毕业,琳琳也没有再理过他。
人人都有一段无疾而终的初恋。
然后就没有过新的恋情了。
朱星杰强行解释一波,主要是因为自己比较专情。
专情的朱星杰决定用初恋情人的名字给小白猫命名。
琳琳特别奶,虽然对其他人和犬类超凶,但经常蹭朱星杰裤脚,要抱抱要摸摸,还用甜甜的小细嗓子喵喵叫,朱星杰每天要把好多时间花在撸猫吸猫上。
保洁周大姐问他为什么不把琳琳带回家养,朱星杰一本正经地说爱他就要给他自由,被周大姐一秒拆穿,他就是不想铲屎。
周大姐实名diss这种行为。
朱星杰是从十八线小城来到大城市工作的,每天累死累活见客户接项目加班加点任劳任怨,只有和琳琳一起玩的那一小会儿时间能歇口气,久而久之就开始向琳琳汇报工作,抱怨甲方,偶尔含蓄地抒发一下思乡之情。新来的保洁小哥磊子曾经惊恐地看着朱星杰坐在单元门口抱着小白猫声泪俱下地喊“我想妈妈我要回家”,小白猫挣扎着逃跑,还是没有摆脱被朱星杰擦鼻涕的命运。
磊子抱着扫帚战战兢兢地跑了。
一年时间下来,朱星杰和琳琳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朱星杰单方面认证了。年关将至,朱星杰攒的工资除了转给父母,还给琳琳买了很多罐头和一件红色的小衣服,本来就又亮又白的柔软长毛显得更有光泽感,朱星杰美滋滋。
“如果你是猫妖之类的就好了,还能变成人陪我。”朱星杰蹲在琳琳身边给他喂小鱼干,琳琳叼着鱼干钻进朱星杰怀里。
年底要赶报表,单子收尾,年度总结,朱星杰实在没法赶回家过年。大年夜给父母打了视频电话报平安,也不想看春晚,就下楼准备去花园里走走。
刚出单元门就看见一群小孩儿围着小白猫扔摔炮,小白猫吓得乱窜,却退无可退,一转眼看见了朱星杰,可怜兮兮地喵喵叫着。
朱星杰定睛一看,为首的小男孩眉眼居然和曾经小二班的富贵有一丝相似。
朱星杰笑眯眯地走上前捏住小孩的脸,顺手抽走了他手里的摔炮揣进兜里。
其他的小孩见状转头就跑,被捏脸的小男孩哭唧唧地看着朱星杰。
“说我是根白萝卜。”朱星杰弹了一下小孩儿的额头。
“我是根白萝卜。”小孩儿委屈巴巴地重复着。
“说我是根黄萝卜!”
“我是根黄萝卜。”
“大声点,黄萝卜!”
“黄萝卜!”
朱星杰玩够了,很满意地把小男孩放走,小男孩哭天抹泪儿地跑了,边跑边喊胡巴凶人了,朱星杰恨不得追上去给他两个大嘴巴巴,还是琳琳一直跳着要抱抱才放弃了这个想法。
“新年快乐哦。”朱星杰把小猫抱起来,伸手点点它的鼻子。
小猫偏着头躲过去,然后轻轻咬了一下他的指尖。
朱星杰笑着给它顺毛,“你这小鬼。”
夜色深了,朱星杰裹紧羽绒服和琳琳说了晚安后回到家,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叹了口气,随意洗漱一下就睡了。
睡到后半夜他突然觉得有点喘不过气,像是有什么人趴在胸口,鬼压床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朱星杰猛然惊醒。
真的有人。
是个穿红衣服的年轻男孩,倾泻在他脸上的皎洁月光和街灯的微弱亮光衬得他皮肤白皙眉眼清秀,他身上还带着浅淡的奶香味。
见朱星杰睁开眼,男孩子惊喜地坐直了身子。
“谢谢你今天救了我。”
他的声音也带着奶味,和琳琳的喵呜声一个味道。
朱星杰睁大了眼,“难,难道你是…”
男孩儿歪着头,笑弯了眉眼。
“对,我就是那个摔炮。”


Fin.



今天搞鬼了么?
搞了。

笑疯

二凸曼:

求求你们都去看译哥在知乎的回答吧,快笑死我了


蛟龙最强段子手了……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7848662/answer/347066223

超级激动啊,家里电视能看刺客了

这里找个文,是冬冬喜欢涂口红,做任务也涂,看完忘记收了,有知道的帮忙发一下链接,谢谢啦

林间一只鹿:

恋童癖,死不足惜

三岁言总:

他们需要真真切切的关注和爱护。


抵制童车儿童色情影片,拒绝恋童癖,发现不对劲立即报警。


这是我们唯一能做到的。



谢谢。



共勉。

Stark家的男人栽在了美队身上,特纳家的男人栽在了船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