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上海棠

这是一只分裂的逗逼

【人杰鬼雄】建国之后不许成精

哈哈哈哈哈,神奇的操作

两岁半的🍑软糖💕:

请!一定!看到最后!
只有你想不到!
相信我!



朱星杰老早就注意到小区里有只小白猫,骨架小,毛长,眼睛亮晶晶,气质优雅,保守估计市价不菲。
一开始他以为是哪家的宠物,偶尔见着了会逗它玩玩。时间一久朱星杰才意识到它好像没有主人,向身为小区一枝花的保洁周大姐确认以后就开始定期投喂,平时喂点小鱼干,月底拿奖金了就买个罐头。
总的来说小猫挺乖的,不过有时会对往来的宠物狗发出威胁的呼噜声,奶里奶气,超凶,狗子听了只想围上来的那种——多半是被可爱的。
基于这个原因,朱星杰决定叫它琳琳。不叫小白或者咪咪是因为实在是过于烂大街了,而琳琳是他在幼儿园小一班的初恋女友。总扎着一对羊角辫,粉色碎花小裙子,看起来乖巧懂事,抢玩具的时候战斗力拔群,还奶声奶气地凶其他男孩子,幼儿园鼎鼎有名的“小一班最闹的那个琳琳”。
和这只小猫极其神似。
说起朱星杰和琳琳是怎么分手的,那是一个美丽的下午,隔壁班的昊昊和富贵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捏了他的脸,琳琳远远看见哇的一声就哭了,转身一边跑一边说“你去和别的小朋友玩吧”,快到朱星杰来不及解释捏他的是小男孩,从此以后一直到幼儿园毕业,琳琳也没有再理过他。
人人都有一段无疾而终的初恋。
然后就没有过新的恋情了。
朱星杰强行解释一波,主要是因为自己比较专情。
专情的朱星杰决定用初恋情人的名字给小白猫命名。
琳琳特别奶,虽然对其他人和犬类超凶,但经常蹭朱星杰裤脚,要抱抱要摸摸,还用甜甜的小细嗓子喵喵叫,朱星杰每天要把好多时间花在撸猫吸猫上。
保洁周大姐问他为什么不把琳琳带回家养,朱星杰一本正经地说爱他就要给他自由,被周大姐一秒拆穿,他就是不想铲屎。
周大姐实名diss这种行为。
朱星杰是从十八线小城来到大城市工作的,每天累死累活见客户接项目加班加点任劳任怨,只有和琳琳一起玩的那一小会儿时间能歇口气,久而久之就开始向琳琳汇报工作,抱怨甲方,偶尔含蓄地抒发一下思乡之情。新来的保洁小哥磊子曾经惊恐地看着朱星杰坐在单元门口抱着小白猫声泪俱下地喊“我想妈妈我要回家”,小白猫挣扎着逃跑,还是没有摆脱被朱星杰擦鼻涕的命运。
磊子抱着扫帚战战兢兢地跑了。
一年时间下来,朱星杰和琳琳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朱星杰单方面认证了。年关将至,朱星杰攒的工资除了转给父母,还给琳琳买了很多罐头和一件红色的小衣服,本来就又亮又白的柔软长毛显得更有光泽感,朱星杰美滋滋。
“如果你是猫妖之类的就好了,还能变成人陪我。”朱星杰蹲在琳琳身边给他喂小鱼干,琳琳叼着鱼干钻进朱星杰怀里。
年底要赶报表,单子收尾,年度总结,朱星杰实在没法赶回家过年。大年夜给父母打了视频电话报平安,也不想看春晚,就下楼准备去花园里走走。
刚出单元门就看见一群小孩儿围着小白猫扔摔炮,小白猫吓得乱窜,却退无可退,一转眼看见了朱星杰,可怜兮兮地喵喵叫着。
朱星杰定睛一看,为首的小男孩眉眼居然和曾经小二班的富贵有一丝相似。
朱星杰笑眯眯地走上前捏住小孩的脸,顺手抽走了他手里的摔炮揣进兜里。
其他的小孩见状转头就跑,被捏脸的小男孩哭唧唧地看着朱星杰。
“说我是根白萝卜。”朱星杰弹了一下小孩儿的额头。
“我是根白萝卜。”小孩儿委屈巴巴地重复着。
“说我是根黄萝卜!”
“我是根黄萝卜。”
“大声点,黄萝卜!”
“黄萝卜!”
朱星杰玩够了,很满意地把小男孩放走,小男孩哭天抹泪儿地跑了,边跑边喊胡巴凶人了,朱星杰恨不得追上去给他两个大嘴巴巴,还是琳琳一直跳着要抱抱才放弃了这个想法。
“新年快乐哦。”朱星杰把小猫抱起来,伸手点点它的鼻子。
小猫偏着头躲过去,然后轻轻咬了一下他的指尖。
朱星杰笑着给它顺毛,“你这小鬼。”
夜色深了,朱星杰裹紧羽绒服和琳琳说了晚安后回到家,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叹了口气,随意洗漱一下就睡了。
睡到后半夜他突然觉得有点喘不过气,像是有什么人趴在胸口,鬼压床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朱星杰猛然惊醒。
真的有人。
是个穿红衣服的年轻男孩,倾泻在他脸上的皎洁月光和街灯的微弱亮光衬得他皮肤白皙眉眼清秀,他身上还带着浅淡的奶香味。
见朱星杰睁开眼,男孩子惊喜地坐直了身子。
“谢谢你今天救了我。”
他的声音也带着奶味,和琳琳的喵呜声一个味道。
朱星杰睁大了眼,“难,难道你是…”
男孩儿歪着头,笑弯了眉眼。
“对,我就是那个摔炮。”


Fin.



今天搞鬼了么?
搞了。

评论

热度(434)